一个周五下午,我去另外一所学校。我在这所学校湖边一个幽静的小径上休息时,从小径两边同时走过来一对大学生情侣,两个女生非常漂亮,两个男生清秀帅气,她们在距离我五米远的地方相遇。她们相互认识而且好像很熟悉,就站在那里聊起天来。

我忍不住盯着两位白富美的脚看起来,她们一位赤脚穿着银色船鞋,带着一副黑框的眼镜,看起来非常清秀;另一位着黑丝袜穿着白色船鞋,非常靓丽。我真想过去趴在她们脚下舔她们的鞋啊。我看了一下四周,没有其他人。加上之前我曾经有过在公园跪在白富美脚下舔鞋的经历,我尽量抑制住忐忑心情鼓起勇气走了过去。

两位白富美相对站在南边,她们的男友相对站在北边。我走到她们南侧,紧张地说:“两位女皇,我~我很崇拜~崇拜你们,我想做你们的奴隶可以吗?”

听我这么说,两位白富美鄙夷地看着我。清秀白富美说道:“我们不认识你,请你走开。”靓丽白富美:“就是,莫明其妙。”

我不想就这么走开,我说:“我是真心想做两位女皇的奴隶,我没有别的想法,我自知只配做你们的奴隶。”

靓丽白富美来了点兴趣:“哦,是吗?你倒挺有自知之明,不像某些男人那样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有些男生也不好好照照镜子,想做我的男朋友,他们连舔我的脚都不配。”

我说:“女皇您说得是,我不是你说的那些癞蛤蟆,在您面前我只有做奴隶的份。乞求两位女皇收我为奴,我愿任凭你们支配。”

靓丽白富美:“我们让你干什么你干什么?”

我说:“是的,女皇,但凭两位女皇驱使。”

清秀白富美笑道:“好啊,看看你是不是真听话。跪下!”

反正这里没人认识我,而且旁边没有其他人,我扑腾一声跪在她们中间。

清秀白富美笑道:“还真听话,让你跪下就跪下!既然跪下了,就再给我们磕几个头。”

我轮流交替给两位白富美磕头。她们见我乖乖地磕头,都大笑起来。她们的高富帅男友在一边兴致勃勃地欣赏着。

靓丽白富美:“真下jian啊,让他下跪就下跪,让他磕头就磕头。”

清秀白富美:“真是个jian人!”

我一边给她们磕头,一边说道:“不是我jian,是两位女皇太漂亮太高贵了,谁见了不想跪在你们脚下磕头啊。”

清秀白富美:“你还挺厉害,能为自己下jian找出那么多理由。jian人,你是哪个学院的?”

我说:“女皇,我是XX大学的,不是咱们这个学校的。”

清秀白富美:“我说呢,我们学校这么好的一个学校,没有这么下jian的人。”

靓丽白富美:“我感觉你年龄比我们大好几岁啊?”

我说:“主人,我是研究生。”

清秀白富美:“没想到研究生也这么jian。”

我说:“虽然我是研究生,但我是屌丝啊,屌丝只配做你们白富美的奴隶啊。”

清秀白富美:“你倒还挺有自知之明。”

靓丽白富美:“我们要你这个jian人有什么用?”

清秀白富美:“是啊,我们要你个奴隶做什么?”

我说:“我能做你们男朋友不能做或者你们不愿意让你们男朋友做的事。”

两位白富美一起问:“什么事?”

我说:“比如,你们的鞋子脏了怎么办?”

靓丽白富美:“擦洗啊!”

我说:“你男朋友能为你擦洗吗?”

靓丽白富美:“那当然了,我男朋友特别爱我,什么事情都肯为我做。”

清秀白富美:“我男朋友也是一样。”

我说:“那他们愿意用舔鞋的方式给你们擦鞋吗?愿意用嘴给你们洗脚吗?”

靓丽白富美:“你真恶心。就是男朋友愿意这么做,我也不能让他这么做。”清秀白富美:“就是!”

我继续给她们磕头:“两位女皇,这就是我的用处了。我愿跪在你们脚下舔你们的鞋,我愿用嘴给你们洗脚。”

清秀白富美:“真是个下jian坯。那你现在就舔一舔让我看看!”

我跪趴在两位白富美中间,把脸贴在她们鞋上,轮流交替舔着她们的鞋。

靓丽白富美:“这个jian货还真的舔了。雅妮,你看他舔鞋的样子像不像条狗?”

那位叫雅妮的清秀白富美:“还真像条狗,狗舔鞋也就是这样子吧,嘻嘻。”

我说:“两位女皇,我愿做你们的狗。”

我的话使得两位白富美笑弯了腰,她们的男朋友也大笑起来。

雅妮:“意诗,他真是一个下jian坯。”

那位叫意诗的靓丽白富美:“我看我们就叫他jian狗吧。”然后她对我说:“jian狗,叫几声!”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她们被我逗得大笑起来。

雅妮一脚踩在我头上,使劲往下压,“踩死你这只jian狗”。

我的脸紧贴在意诗的鞋面上。

“jian狗,张开嘴!”意诗命令道。

我把嘴张开,意诗把脚插进我嘴里,使劲往里塞。她们一个往下踩,一个往上顶,我的头成了她们两只脚之间的皮球。被两位白富美如此羞辱和蹂躏,我自卑的快感得到很大的满足。

过了一会,她们停了下来。雅妮:“jian狗,继续舔我们的鞋。我们要好好利用你这个擦鞋布。”

我跪趴在她们中间,轮流交替舔着四只鞋。中间,她们不时把另一只脚踩在我头上揉搓。

意诗:“真是条jian狗!”

雅妮:“既然他这么想做咱们的狗,咱们就把它当狗玩。”

雅妮把一只船鞋脱下甩出去,“jian狗,爬过去把它衔过来!”

雅妮的举动把她们使她们大笑起来。意诗:“雅妮,你真会玩!”

我爬过去,乖乖的把雅妮的银色船鞋叼了回来。

她们看见我趴在地上嘴里衔着船鞋的样子又笑起来。

我衔着鞋尖把船鞋套在雅妮的玉足上,她的玉足真白嫩丰满细腻啊。

雅妮另一只脚踩在我头上肆意揉搓着,随后她又把另一只船鞋甩出去,我又爬过去把它叼回来,套在雅妮的脚上。

之后,我跪趴在她脚下继续舔着她的鞋。意诗一只脚踩在我头上。

意诗:“光顾玩这个jian狗了,咱们接着商量明天出去玩的事。”

雅妮:“咱们接着聊,就当这只jian狗不存在。”

她们又慢慢恢复原来的位置格局,我趴在两位白富美这边,头放在她们两只脚之间,轮流交替地舔着她们的鞋。我的舌头在她们鞋面上飞舞,我舔啊舔,舔啊舔,真想这么一直舔下去,她们的鞋面和鞋帮被我舔了一遍又一遍。她们聊她们的,就好像我不存在一样。

聊了一阵后,她们把事情定了下来,还说再叫一对情侣过去。

我说:“女皇,我能跟你们去玩吗?”

意诗:“你这只jian狗不配和我们在一起。”

我说:“我可以给你们舔鞋啊。到时候,你们玩你们的,我趴在你们脚下舔鞋,不会打扰你们的。”

一个男生说:“我觉着可以带他去,他不会影响咱们,有他在反而玩得更好。”另一个男生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意诗:“那也好,就当带一条狗过去。”

雅妮:“jian狗,还不快谢谢我们!”

我给意诗和雅妮磕头:“多谢女皇!”

雅妮:“别光谢我们,我们的男朋友你也得谢,去,给他们磕几个头。”

我说:“女皇,我只做白富美的奴隶,只给白富美磕头。”

一个男生:“咱们就按他说的,我们两个只是旁观者。男人之间那样就不正常了。”另一个男生:“对,女生之间那样是可以的,男人之间那样很变态。”

我说:“两位女皇,你们的男朋友都很优秀啊。”

雅妮:“那是,比你强一千倍。”

我说:“雅妮女皇说得是,我只配跪在两位女皇脚下磕头舔鞋,做你们的狗。”

雅妮:“我的名字你都叫上了,我的名字是你叫的吗?”

我说:“女皇,这样显得亲近些!”

雅妮:“谁给你亲近呢,你就是我脚下的一条狗。”

我说:“狗和主人不都是很亲近吗?”

意诗一只脚踩在我头上,笑道:“你这个jian狗还能说会道的。”

我说:“意诗主人,我说的是真心话,我是发自内心想做您和雅妮主人的狗。”

雅妮:“我们的名字你想叫就叫吧,但再怎么叫你也是我的一条狗!”

我给她磕头:“雅妮主人说得是,我也只配给您和意诗主人做狗。你们那么高贵,能做你们的狗,能跪在你们脚下磕头舔鞋是我的荣幸。”

她们听了我的话很高兴,雅妮笑道:“你这个jian狗还挺有自知之明!”意诗“不错,这个jian狗不但知道自己只配跪在咱们脚下磕头舔鞋,还把做咱们的狗当作荣耀。觉悟挺高啊!”

我再次给她们磕头:“多谢两位主人夸奖!”

雅妮:“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你把电话告诉我,等我通知。”

临走时,意诗想了个坏主意,她把黑丝袜脱下来,然后袜筒套在我头上,把袜底塞进我嘴里。“jian狗,绕着这个小湖跑三圈”。

在我套着并含着她的袜子绕着小湖跑的时候,她们都得意地看着,笑个不停。

跑完之后,我再次跪在她们脚下。

意诗:“jian狗,拿下来都含在嘴里,我不打电话让你取出来,你就得一直含着,如果你敢不听话,你就别想做我们的狗了。”

我给她磕头:“主人,jian奴会一直含着您的袜子,听候您的指示。”

意诗:“跪在这里,等我们离开后你再走。”说完,她从我头上漫过去,接着,雅妮也从我头上漫过。等看不到她们的背影后,我才爬起来……

直到晚上八点,我才接到雅妮主人的电话。电话响了一下我就接了,她听到我含着袜子含混不清的声音,就笑了起来,我听到她和意诗说话的声音:“jian狗仍然含着你的袜子。”

雅妮:“jian狗,你很听话这很好。呆会取出来吃晚饭。晚上睡觉时再把它含在口中。明天上午八点你到我们学校门口等着。”

第二天我提前十多分钟到了她们学校门口,八点钟一辆黑色轿车开过来了。这个轿车较大,共有前后三排。我想会不会是这辆车。副驾驶的车窗打开,我看到了雅妮。“jian狗,你到第二排去。”

车里有六个人,开车的是雅妮的男朋友,他和雅妮在第一排;意诗的男朋友与一个清秀帅气的男生坐在第三排,意诗和一个女生坐在第二排,这个女生也非常漂亮,而且看上去很高傲。她见到我后,鄙夷又挑衅地看着我:“意诗,就是这个jian狗啊?看他那屌丝样,就想把他踩到脚底下。”

意诗:“jian狗,雨萱的话你没听到吗?还不快点躺下。”

我迅速躺在她们脚下。我刚躺下,那位叫雨萱的女生的双脚踩在我脸上,意诗双脚踩在我肚子上。

雨萱用力碾压着我的脸,我的脸被踩得扭曲变形。

意诗:“jian狗,趁在车里的时间和雨萱熟悉一下。她比我们都严厉啊,你要服侍不好她就等着挨打吧。”

我说:“意诗主人,jian奴自当竭力服侍雨萱主人。”说完,我伸出舌头舔着雨萱粉红棕色船鞋的鞋底。

雨萱感觉出了我在舔她的鞋底,“嗯嗯,不错啊。”

我更加卖力地舔着她的鞋底。她的鞋底本来就挺干净,我舔后更加干净了。

车行了一阵后,雨萱主人一只脚踩在我额头上,另一只脚的鞋尖插进我嘴里,她用力把鞋往里插,我伸出舌头舔着。

雨萱:“意诗、雅妮,有些屌丝没有自知之明,总想找白富美做他们的女朋友,他们也不想想,白富美是他们能找的吗?他们只配跪在白富美脚下舔鞋。”

雅妮:“雨萱说得对,什么屌丝逆袭,最终还是避免不了做白富美奴隶的命运。屌丝注定只能做白富美的奴隶。”

雨萱把脚从我嘴里抽出来,问我道:“jian狗,你想找白富美做女朋友吗?”

我说:“雨萱主人,我从来没想过,我是一名屌丝。屌丝也作叼丝,就是嘴里叼着白富美的丝袜。白富美在我眼中就是女神和女皇,我只想跪在白富美脚下磕头舔鞋,做白富美的奴隶、做白富美的狗。”

她们都笑起来。雨萱一脸灿烂:“你这个jian狗挺可爱,不但有自知之明,而且那句叼丝就是嘴里叼着白富美的丝袜说得很好,你从哪里看到的?”

我说:“在网上看到的,在百度中一搜索就有很多。”

雨萱:“你是不是见到漂亮女孩子就想跪下磕头舔鞋?”

我说:“是的,主人。我天生就是漂亮女生的狗。”

雨萱:“jian狗,那你叫几声我听听,她们都听了,我还没听呢。”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我的叫声引来车内一片笑声。

雅妮男朋友说道:“雨萱,你别再逗他了,我现在是强压住笑,影响我开车。”

雨萱:“这个jian狗挺可爱,我越来越喜欢他了。”

我说:“多谢雨萱主人的垂爱。”

雨萱把一只脚又插进我嘴里,“再喜欢你也是我的狗。jian狗,现在再叫几声,看能不能再叫的出来。”

嘴里插着雨萱的脚,我叫不出来了。

雅妮:“这个jian狗挺有勇气的,我们昨天在那聊天,他走过来就表示要做我们的奴隶。”

意诗:“这个jian狗还听能说,说他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雨萱把脚从我嘴里拔出来,在我嘴唇上揉搓着:“他怎么说的?”

意诗:“她说男朋友不能为我们舔鞋,不会喝我们的洗脚水,而他能。”

雨萱:“真是条jian狗!”

我说:“雨萱主人说得是,我就只配做你们三位女皇的狗。”

车停在公园门口后,我跟着她们进了公园。雅妮把一个大包给我:“jian狗,你来背着。”随后来到湖后山谷间的一片树林中花草从中。他们支起了三个帐篷。

雅妮男友:“咱们现在各自活动。午后再在一起活动。就是他不太好办。”

雅妮:“意诗、雨萱,咱们把鞋脱下来放在中间,就让他舔咱们的鞋!”

意诗:“就把我的棉袜塞进他嘴里,把雨萱的丝袜套在他头上,然后让他的脸埋进雅妮的帆布鞋中。”

意诗男友:“你们一个比一个有想象力。”

雨萱一脸坏笑,“我们活动的时候也可以把脚伸出来,就让他舔咱们的鞋。”

雅妮:“还是雨萱更有想象力,就按雨萱的办法吧。”意诗:“我也同意。”

她们各自进了帐篷,我在中间能听到里面的响动,但我却只能干呆在这里,自卑的感觉驱使我收音起来。

这时,雨萱把脚从帐篷中伸出来,鞋尖朝上。我移动过去,趴在地上,两只胳臂把她的脚环绕起来,然后我把嘴贴在她的船鞋鞋面上舔起来。她的双脚不断小幅度移动着,我的嘴也跟着移动着。我的舌头在她的鞋面上不停地蠕动着,在她穿着黑丝袜的脚面上飞舞着,在她的鞋帮上翻飞着,在她的鞋底舔舐着。

舔了一会后,我忍不住把她的船鞋脱下来,然后舔起她的袜底和袜面,把她的两只脚往我嘴里插,我轻轻地咬着她的脚。

突然,雨萱把脚缩了回去,进了帐篷。她的脚我舔不上了,于是我就把嘴贴在她的船鞋鞋面上舔起来,把嘴埋在船鞋里舔起来。

这时,雅妮主人的双脚伸了出来,她也是脚尖朝上。我移动过去,把嘴贴在她蓝色浅筒帆布鞋鞋面上舔起来。我的舌头在她的鞋面上来回翻飞着,她的脚不断移动着,我的嘴也跟着她的脚不断移动。我把她的鞋面、鞋帮和鞋底舔了一遍又一遍。但我还不尽兴,于是我张开嘴,把她的鞋尖含在口中吮吸起来。之后,又把她的鞋跟含在口中吮吸起来。

我忍不住用嘴咬开雅妮的鞋带,把她的两只帆布鞋都脱下来。之后,我把脸埋进她的两只帆布鞋。脸在鞋里埋了一阵后,我轮流交替舔着她的两只雪白的棉袜,棉袜上上下下我舔了一遍又一遍。之后,我把她的两只脚使劲往我嘴里插。

接下来,我用嘴咬住她的袜尖,把两只白棉袜拽下来,我刚把她的袜子脱下来,她的两只脚都缩进帐篷中。我把她的两只棉袜塞进嘴里,然后我把脸埋进她的帆布鞋中,又把雨萱的船鞋放到头上。我听着她们在里面欢快的笑声,一种卑jian感盈满我全身,我趴在地上,疯狂地咀嚼着雅妮的棉袜,下面也越来越兴奋了。

过了一阵后,意诗的两只脚伸了出来,正踢在我头上,把我头上的船鞋踢掉。我把脸从雅妮的帆布鞋中移开,取出雅妮的白棉袜。意诗也是双脚脚尖朝上。我把嘴贴在她的休闲鞋上不停地舔起来。我的舌头扫遍了她两只鞋上的每一处,就连她的鞋底我都舔得干干净净。

之后,我咬开她的鞋带,把把她的两只休闲鞋都脱下来。她也穿着雪白的棉袜,我把她的袜子舔了一遍又一遍,之后把她的脚使劲往我嘴里插,并轻轻地咬着。正当我要用嘴拽下她的棉袜时,她把脚缩进了帐篷。

接着,我把脸轮换埋进意诗的休闲鞋、雅妮的帆布鞋和雨萱的船鞋中。

这时,雅妮、意诗和雨萱的玉足同时伸了出来,她们的玉足抵在了一起。雅妮的一只赤足与意诗的一只棉袜脚抵在一起,意诗的一只棉袜脚与雨萱的一只丝袜脚抵在一起,雨萱的一只丝袜脚与雅妮的一只赤脚抵在一起。

我先用嘴把意诗主人的两只白棉袜拽下来,放进她的鞋中。之后,我又用嘴把雨萱主人的黑丝袜也脱了下来。

接下来,我开始舔三位白富美的玉足。我先把嘴伸到雅妮主人和意诗主人玉足相抵处,然后我把她们的大脚趾含在一起,来回吮吸起来。含着白富美的脚趾尤其是大脚趾吮吸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现在含着两位白富美的脚趾吮吸更是快乐,我含着她们的脚趾迅速地吮吸着,吮吸了不下一百个回合。我想她们可能在里面进行,到底是我含着她们脚趾吮吸的速度快呢,还是里面的速度快呢。高富帅和她们在里面进行,而我却只能在外面舔着她们的脚,自卑感涌遍全身。我更加快速地吮吸起她们的脚趾。

吮吸了雅妮和意诗的大脚趾之后,我把嘴转向意诗和雨萱玉足相抵处,同时吮吸起她们两人的大脚趾。我要使她们几乎同时能享受到我的服侍。我把意诗和雨萱的大脚趾含在口中吮吸了一遍又一遍。意诗的大脚趾最先被我吮吸完毕。

接着,我把嘴转向雨萱和雅妮玉足相抵处,我把她们的大脚趾同时含在口中吮吸起来,我吮吸了一个又一个回合。在白富美做事的时候舔白富美的脚趾会使白富美很舒服,这也是白富美的奴隶应尽的义务。

吮吸完她们三人的大脚趾后,我又把雅妮和意诗的二脚趾含在口中吮吸。之后,我把意诗和雨萱的二脚趾含在口中吮吸。再接着,我把雨萱和雅妮的二脚趾含在口中吮吸。二脚趾虽然吮吸的次数没有大脚趾那么多,但也不少。之后,我用同样的方式吮吸了雅妮、意诗和雨萱的其他三个脚趾。每一个脚趾吮吸的次数都不低于30次。

之后,我把嘴转向雅妮和意诗玉足相抵处,我把她们的两人的二脚趾三脚趾同时含在口中吮吸,这一下含了四个脚趾。之后,我又先后同时将意诗和雨萱以及雨萱和雅妮的四个脚趾先后含在口中吮吸。在接下来的一个回合中,我又把她们的四脚趾和小脚趾一起含在口中吮吸。

吮吸完白富美的脚趾,接下来,该舔白富美的脚趾缝了。我先把舌头伸进雅妮和意诗玉足相抵的大脚趾和二脚趾之间的脚趾缝,在里面蠕动起来。用舌头同时按摩两位美女的脚趾缝,我这还是第一次。我的舌头在她们的脚趾缝中来回翻卷。接着,我的舌头伸进了意诗和雨萱玉足相抵的大脚趾和二脚趾之间的脚趾缝,在里面摩擦起来。之后,我的舌头伸进了雨萱和雅妮玉足相抵的大脚趾和二脚趾之间的脚趾缝,继续在里面舔舐起来。

接下来,我把舌头伸进了她们的每一个脚趾缝,我的舌头同时按摩着两位白富美的脚趾。这真是我的荣幸啊。舌头伸进白富美的脚趾缝永远是屌丝的向往。我不知道里面到底怎么样了。

吮吸了白富美的脚趾、舌头伸进白富美的脚趾缝之后,我开始舔白富美的脚面。我先把嘴贴在雅妮的脚面上,舌头在上面飞舞起来。之后,舌头转移到意诗的脚面,再之后雨萱的脚面,接着又是雨萱的脚面,最后又回到了雅妮的脚面。

最后就剩下舔白富美的脚底了。三位白富美的脚底抵在一起,我的舌头先从左侧钻进雅妮和意诗的脚底缝隙中,在里面蠕动起来。为了保证她们的脚底缝隙中每一处都能舔到,我又从右边伸进去,在里面摩擦起来。之后,我的舌头钻进了意诗和雨萱脚底的缝隙,在里面游走起来。最后,我的舌头伸进雨萱与雅妮脚底缝隙,在里面游动起来。

在我舔脚结束的时候,白富美把脚都缩回帐篷中。此时,三个帐篷里面变得格外安静起来。没多久,雨萱拉开帐篷门,对我说道:“jian狗,爬进来!”

我爬进帐篷。雨萱:“刚才我和老公接吻的时候,你舔我的脚把我服侍得很舒服,你做得很好。下面我们做事,这次你就在里面服侍我”。我说:“你们做事,我在里面不合适吧”。雨萱:“你只不过是我的一条狗,没什么不合适。呆会我们进行时你来数数,我对这个数目很感兴趣。”他男朋友:“宝贝,这样不好吧,还是别了。”雨萱:“有什么呀,他就是我的玩物,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老公你不要不好意思。”然后她对我说,“jian狗,躺下!”“我说:“是,主人。”

我躺在地上,脸在雨萱的胯下。她们进行起来,她男朋友的一次又一次从我脸边擦过。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卑jian,这种卑jian感让我兴奋起来。她们不停地进行着,我也默默地查着数。感觉过了很久后,她们停了下来。之后,雨萱主人让我躺在外面,然后她拿起一瓶水,连着几次把水含在口中后喷在我脸上,然后把瓶中剩余的水倒在我脸上。

中午吃饭的时候,她们让我与她们一起吃饭。雨萱笑道:“jian奴,上午你辛苦了,中午吃饱饭下午才能继续工作。”我说:“主人,不辛苦,为您服务是我的本份。”雅妮笑道:“雨萱你也太贪了,中间我把脚伸出去好几次他都没有舔,后来我打开帐篷门发现他没有了,原来是你把他喊进去了。”意诗笑道:“就是,咱们的公共奴隶变成你一个人的私奴了,你说怎么补偿我们。”雨萱:“嘻嘻,那下午就让他专门给你们服务。”

午饭后,她们在三个帐篷中间铺上布垫,围坐在一起打扑克。意诗、雅妮和雨萱轮流坐在我脸上。玩了扑克后,他们三个男生在附近的树林里散步聊天,三个白富美站在帐篷中间的布垫上聊天并一起玩弄我。


打赏

好文章,更需要你的鼓励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至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

浏览次数:5987 次浏览

发布时间:2024-06-16 21:37:55

本文链接:http://www.cvnav.com/show-6071.html